您好,欢迎访问河北(石家庄)法律顾问网,董维芹首席大律师携网站全体同仁竭诚为您维权服务!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房产建筑 > 施工合同房产建筑
以发包人擅自使用推定建设工程质量合格,是否要以合同有效为前提
作者/发布者:河北(石家庄)法律顾问网  发布时间:2019-09-04 11:46:43  浏览次数:16

一、法理:以发包人擅自使用推定建设工程质量合格不以合同有效为前提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13条规定:“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后,又以使用部分质量不符合约定为由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但是承包人应当在建设工程的合理使用寿命内对地基基础工程和主体结构质量承担民事责任。”这是关于建设工程质量责任的规定,与合同有效与否无关,即:即便合同无效,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若发包人擅自使用,则推定发包人使用了的部分建设工程质量合格。

 

在建设工程质量被推定为合格的背景下,再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条的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发包人应当支付工程价款。

 

二、案例:以发包人擅自使用推定建设工程质量合格不以合同有效为前提

 

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1242号民事裁定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后,又以使用部分质量不符合约定为由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但是承包人应当在建设工程的合理使用寿命内对地基基础工程和主体结构质量承担民事责任。”二审法院查明,案涉工程1#-8#厂房已经竣工验收合格,9#-14#楼进行了预验收,案涉工程均已交付同聚祥公司占有使用。因此,同聚祥公司关于案涉工程未竣工验收合格,尚不具备支付工程价款的条件的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注: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协议书》无效】

 

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申5974号民事裁定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第十三条规定,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后,又以使用部分质量不符合约定为由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但是承包人应当在建设工程的合理使用寿命内对地基基础工程和主体结构质量承担民事责任。在本案中,聚源公司与关某某就案涉工程签订的《聚源化工40万吨/年聚醚项目土建工程劳务分包施工合同》因关某某无建筑工程施工资质而无效。案涉工程虽未经竣工验收,但聚源公司实际使用了该工程,关某某做为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要求聚源公司支付工程款的请求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3155号民事裁定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认定无效:(一)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二)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的;(三)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或者中标无效的。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第十三条规定,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后,又以使用部分质量不符合约定为由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但是承包人应当在建设工程的合理使用寿命内对地基基础工程和主体结构质量承担民事责任。根据本案事实,刘某某借用建亚公司资质承包涉案工程,又将钢结构工程分包给不具有资质的吕某,依法刘某某与发包方铭威公司、吕某之间的合同均属无效合同。涉案《轻钢彩板施工合同书》虽为无效合同,由于施工人吕某所投入的材料人工已经物化于涉案工程,而涉案工程未竣工验收,即已经交付给发包人铭威公司投入使用,故发包人无权以工程未经竣工验收为由拒付工程价款,刘某某作为承包人有权向发包人主张工程价款。同理,吕某作为实际施工人,亦有权要求刘某某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

 

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2380号民事裁定认为,李某借用建安公司的资质与龙鲁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上虽只有建安公司的盖章,但本案当事人的履行行为表明李某借用建安公司资质与龙鲁公司形成了事实上的施工合同关系,故合同上没有龙鲁公司公章不能否定双方之间的施工合同关系。依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二项关于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应当认定无效的规定,案涉四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均为无效合同。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以支持。”依据该规定,李某有权向龙鲁公司主张工程价款的前提是其施工的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案涉工程11号楼、13号楼、18号楼、18A、19A及商混站的办公楼已经施工完毕,虽未竣工验收,但已全部交付龙鲁公司占有使用,且并无证据证明案涉工程存在结构性质量问题。根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十四条第三项“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的,以转移占有建设工程之日为竣工日期”的规定,以及第十三条“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后,又以使用部分质量不符合约定为由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但是承包人应当在建设工程的合理使用寿命内对地基基础工程和主体结构质量承担民事责任”的规定,李某有权要求龙鲁公司依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对于案涉11号楼的工程价款如何计算的问题,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有明确约定,故本案二审法院按照合同约定按1350元/m2计算案涉11号楼的价值并无不当。

 

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353号民事裁定认为,案涉工程已经完工,经一审庭审确认该工程中A区02栋我的百家项目已于2012年3月30日交付,其余工程也于2012年11月24日全部移交完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工程施工合同解释》)第十三条“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后,又以使用部分质量不符合约定为由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但是承包人应当在建设工程的合理使用寿命内对地基基础工程和主体结构质量承担民事责任”,及第十四条第三款“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的,以转移占有建设工程之日为竣工日期”的规定,苏索公司并未证明涉案工程基础工程和主体结构存在质量问题,故涉案工程应视为已于2012年11月24日全部竣工验收合格,苏索公司向本院申请再审称本案尚不具备结算工程价款的前提条件,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苏索公司占有涉案工程后,如何使用是其对自己权利的处分,不影响其应承担支付工程价款的责任。本案中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两份《补充合同》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三条的规定,属无效合同。但根据《工程施工合同解释》第二条的规定,承包人恒久公司有权请求参照《施工合同》和《补充合同》中有关取费标准据实结算工程价款,即原则上无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处理仍贯彻诚实信用原则,故一、二审判决以施工过程中的现场签证和施工图为依据,根据双方在《施工合同》及两份《补充合同》中约定的结算条款计算本案的工程价款,具有合同和法律依据,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吉民申字第1002号民事裁定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关于“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后,又以使用部分质量不符合约定为由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但是承包人应当在建设工程的合理使用寿命内对地基基础工程和主体结构质量承担民事责任”之规定可知,建设工程虽未经竣工验收,但如发包方已实际接收并使用,应视为该工程已经竣工验收合格。本案中,万美公司在已实际接收并出售本案所涉工程且已有部分住户入住的情况下,又以兴旺公司未向其提交竣工验收资料和竣工报告,导致目前工程无法竣工验收,且工程质量是否合格无法确定为由,拒付尚欠兴旺公司的工程款,不符合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故原审判决对其该项主张未予支持,并无不当。万美公司关于上述司法解释仅适用于合同有效的情形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以发包人擅自使用推定建设工程质量合格不以合同有效为前提。

版权所有:河北(石家庄)法律顾问网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中山西路486号,河北世纪联合律师事务所338室
电话:13383118651  传真:13383118651  电子邮箱:164139101@qq.com  冀ICP备180351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