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顾问 合同纠纷 律师清欠 建筑工程 劳动纠纷 刑事辩护
 建筑工程
无效合同
黑白合同
土地
商品房
二手房
索赔与签证
施工合同
工程款清收
挂靠纠纷
建筑工程一
建筑工程
无效合同 当前位置: 首页 >> 建筑工程 >> 无效合同 【 返回 】 
无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约定的管理费该如何处理?
作者:石家庄法律顾问网  发布时间:2018-8-10 19:50:19  点击次数:151
无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约定的管理费该如何处理?

无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约定的管理费该如何处理?
建筑工程法律团队  中银南昌律师事务所  2016-08-29


导读:

在建设工程领域,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常常通过将工程转包或违法分包,赚取管理费“差价”从中获利,这种行为该如何处理?在实践中莫衷一是。最高人民法院对此问题的处理,也出现较大差异。本文挑选了最高院的几个案例,通过分析得出最高院在处理管理费时的裁判原则,为广大法律工作者提供指引。

一、根据公平原则将管理费全额返还给实际施工人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抗字第10号

案情简介:
宜昌东阳光火力发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阳光公司)作为发包人与十六化建公司(承包人)签订了《土石方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十六化建公司承建宜昌东阳光自备热电厂土石方工程,后十六化建公司将其中标承建的工程,以工程劳务分包的方式全部发包给中民建公司施工,并向中民建公司收取了管理费。接着中民建公司将东阳光公司土石方工程场平爆破、挖运工程承包给胡某某,并向胡某某收取了管理费。

裁判要旨:
(再审法院)认为:胡某某组织几十名民工施工,最终完成了挖运工程,且验收合格,其理应获得施工的劳务费。如果将该105万元管理费予以收缴,则胡某某仅得525万元劳务费,与其付出的劳动不相符。而非法转包的中民建公司在收取的胡某某105万元管理费被收缴后,仍然获得了十六化建公司补偿中民建公司的100万元管理费,势必造成新的不平衡,激发新的矛盾。故二审法院判令中民建公司将实际施工前便已经收取的105万元管理费向胡某某予以返还,而非予以收缴,充分考虑了司法解释本意和本案具体情况,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二、转包人、违法分包人确实参与了管理,酌情支持相应比例的管理费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1277号

案情简介:
腾达公司从业主处承包工程后,将其工程的主要部分转包给姚甲、姚乙,且在此之后仅收取一定的管理费,参与部分管理,具体施工全由姚甲、姚乙完成。

裁判要旨:
(再审法院)认为:本案中所涉及《工程施工合同》因属非法转包而无效,合同自成立时起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因此该合同中约定腾达公司转包后可向实际施工人姚甲、姚乙收取施工管理费的条款亦无效,故腾达公司根据合同中约定请求姚甲、姚乙支付管理费用,不予支持。腾达公司在施工过程中派出了工作人员参与管理和协调,原审判决酌情确定姚甲、姚乙向腾达公司支付施工管理费55.6241万元,并无不当。


三、根据合同双方过错分配,法院自由裁量支持50%的管理费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861号

案情简介:
甲方(中太公司)将其公司承接的海南椰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保健酒异地扩建、技改项目一期工程委托乙方(余某某、黄某某)承包施工,《工程施工承包协议》约定乙方按工程实际结算总价的22%扣缴甲方的工程管理费、税金。

裁判要旨:
(再审法院)认为:本案《工程施工承包协议》性质为转包合同,应认定为无效,《工程施工承包协议》约定:乙方按工程实际结算总价的22%扣缴甲方的工程管理费、税金。甲方与乙方对合同无效均有过错。此笔管理费、税金的法律性质主要是转包诉争工程渔利费用,属违法所得,不宜认定为合同无效后应当据实结算的工程款;尽管此约定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但合同被认定为无效后,如何分配此笔费用属审判权即自由裁量权调整范畴;一、二审判决根据案件实际情况认定中太公司按结算价11%收取税金、管理费并无不当。


四、根据合同履行情况按实进行结算,法院自由裁量管理费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1078号

案情简介:
路航公司从发包方处承包工程后将其转包给谢某某,并在相关会议纪要中明确了管理费的收取比例。

裁判要旨:
(再审法院)认为:双方在有关会议纪要中明确路航公司按工程造价的5.5%比例向谢某某收取管理费。对此,实系路航公司为履行合同所发生的必需的开支,属于工程价款的一部分,即使合同无效,双方亦应根据合同履行情况按实进行结算。因此,二审判决认定谢某某应按工程造价的5.5%比例向路航公司支付管理费,并无不当。


五、尚未支付的管理费无需再支付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申字第1522号

案情简介:
华隆公司从发包方处承包涉案工程后将土建部分工程分包给宁波建工公司,约定收取宁波建工公司10%管理费。

裁判要旨:
(再审法院)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根据上述规定,人民法院收缴当事人非法所得的前提条件为当事人已经实际取得。本案中,因当事人未实际取得分包合同中约定的10%管理费,且华隆公司未能提交对此项工程进行过管理并支付相应管理费的证据,二审法院判决宁波建工公司无需支付管理费的处理并无不当。


六、律师解读:


(一)转包、违法分包合同中管理费处理方式差异的主要原因

通过对比上述案件,我们发现,最高人民法院认定管理费是否属于工程价款的一部分,主要考虑的是,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将工程转包、违法分包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若是因为自身没有资质或不具备施工能力等,将工程转包、违法分包给具有资质或具备施工能力的实际施工人,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实际严格按照“无效合同”约定履行了管理义务,且约定了合理的管理费标准,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主观上不具有赚取“管理费差价”的主观恶意,则此种情况下,可以结合当事人签订合同之初的真实意思表示及合同履行情况,将管理费认定为工程价款的一部分。

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主观上想通过转包、违法分包工程,赚取管理费差价;或者即使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履行了部分管理义务,但是管理费标准明显约定过高;或者转包人、违法分包人没有履行管理义务或仅履行很少一部分管理义务,则此时如果将管理费认定为工程价款的一部分,显然不符合当事人签订合同之初的本意,也有违我国民法中的公平原则与诚实信用原则。

(二)转包、违法分包合同中管理费的处理方案

1、严格适用《合同法》关于无效合同的处理原则

《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第一,对于已经收取的管理费。建设工程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合同自始无效,双方基于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即违法分包人、非法转包人基于无效合同已经收取的管理费,应当返还实际施工人。

第二,对于尚未收取的管理费。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合同中尚未履行的义务无需再履行。即违法分包人、非法转包人基于无效合同尚未收取的管理费,实际施工人无需再缴纳。

2、根据公平原则对管理费进行区分

我国《民法通则》第四条规定:“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我国《合同法》第五条规定:“当事人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 

第一,对于已经收取的管理费。如前所述,建设工程合同无效后,违法分包人、非法转包人基于无效合同已经收取的管理费,应当返还实际施工人。但是,如果违法分包人、非法转包人实际履行了管理义务,则根据公平原则,实际施工人应当支付违法分包人、非法转包人与其实际履行管理义务对应的劳务费用,具体数额可由人民法院根据案件实际情况酌定。扣除上述劳务费用后,剩余的违法分包人、非法转包人已经收取的管理费应当返还实际施工人。这样既符合无效合同的处理原则,又避免了实际施工人因无效合同而“超过有效合同能够获得的利益”,体现了公平公正的法律原则。

第二,对于尚未收取的管理费。如前所述,建设工程合同无效后,实际施工人尚未支付的管理费无需再缴纳,也就不存在对管理费进行区分的问题。

3、属于“违法所得”部分的管理费的处理方法

《解释》第四条规定:“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

第一,对于已经收取的管理费。对于“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应当理解为“实际施工人已经给付的管理费中,属于违法分包人、非法转包人“所有的”那部分,而并非违法分包人、非法转包人所收取的全部管理费,否则就相当于既确认合同无效,又要求当事人履行合同内容,这与法律的基本原则是相违背的。前文论述中的“与违法分包人、非法转包人实际履行管理义务应获劳务费用相对应的管理费部分”,才是“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人民法院可以“予以收缴”。剩余部分管理费,则应当返还实际施工人。

有人会提出,若法院“予以收缴”可能会导致案件结果失衡,其实并非如此。首先,违法分包人、非法转包人基于无效合同而应获且实际取得的部分管理费,是典型的“非法所得”,并不以违法分包人、非法转包人实际付出了管理性劳务而改变其“非法所得”的性质,人民法院有权予以收缴。若人民法院收缴此部分管理费,则可以达到制裁违法行为,整顿建筑行业不良风气的效果。若人民法院出于平衡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关系、有效化解矛盾的目的,则可以将此部分管理费判归实际施工人或者违法分包人、非法转包人所有。即该部分管理费如何处置,应有人民法院综合案件实际情况行使自由裁量权,从而达到个案平衡。

第二、对于尚未收取的管理费。根据《解释》第四条规定,人民法院收缴当事人非法所得的前提条件为当事人已经实际取得的管理费,对于尚未收取的管理费,因当事人没有实际取得,不属于人民法院可以收缴的范围。对这部分管理费,基于合同无效,实际施工人不需要再缴纳。

-----------------------------------------------------------------------
【上一篇】:在审理建设施工合同中出现的合同无效种类及法律后果
【下一篇】:无效施工合同中发包人的约定利益取得

 
友情链接: 建筑纠纷律师  北方再生资源  石家庄家具回收  钻机泥浆泵  石家庄电动门 
版权所有: 石家庄法律顾问网,河北法律顾问网;  首席顾问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办公地址: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山西路486号,河北世纪联合律师事务所338室
办公电话: 13383118651
电子邮箱: 164139101@qq.com
网站声明: 本站刊载文章以共享、研究为目的;如有不妥,请与我们联系,谢谢您的支持!
网站备案: 冀ICP备07025674号;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