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河北(石家庄)法律顾问网,董维芹首席大律师携网站全体同仁竭诚为您维权服务!
您当前的位置: ç½‘站首页 > å¾‹å¸ˆæ¸…欠 > æ°‘间借贷律师清欠
最高法院主动介入借贷监管,严打借贷相关犯罪与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作者/发布者:河北(石家庄)法律顾问网  å‘布时间:2019-12-27 17:54:33  æµè§ˆæ¬¡æ•°:313
民间借贷是一种历史悠久、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存在的民间金融活动。民间借贷作为银行等金融机构资金融通的重要补充,其以手续简便、门槛较低、放款灵活、收益可观等优势而日趋活跃,规模不断扩大,有效缓解了社会融资需求。但长期以来我国的民间借贷却没有一个合法的身份,经常被冠以“非法集资”、“高利贷”等罪名。
 ä¸ºè§„范民间借贷与统一裁判标准,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发布《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规定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及其相互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将非金融机构(如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小额贷款公司、典当行、担保公司等)纳入民间借贷的统辖范畴。
 å¦ä¸€æ–¹é¢ï¼Œæ°‘间借贷行为存在交易隐蔽、监管缺位、民刑交织、风险难控制等特征,近几年,非法集资、高利转贷、虚假诉讼、“裸贷”、“套路贷”、暴力催收等违法犯罪行为的频发。加上现今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最高人民法院主动介入金融监管,发布多项司法解释与司法文件,严打借贷相关犯罪,调整借贷的利率。
 ä¸€ã€æœ€é«˜äººæ°‘法院关于严打借贷相关犯罪的规定
2017年8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依法打击资金掮客和资金融通中的违法犯罪行为,有效规范金融秩序。对于民间借贷中涉及商业银行工作人员内外勾结进行高利转贷、利益输送,或者金融机构工作人员违法发放贷款,以及公司、企业在申请贷款过程中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贷款、实施贷款诈骗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018å¹´9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妨害司法秩序或者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虚假诉讼罪进行明确细化。
 2019å¹´3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2019)》,严厉打击“套路贷”诈骗,严惩通过“虚增债务”“恶意制造违约”等方式非法侵占财物犯罪。严惩“校园贷”犯罪。
 äºŒã€æœ€é«˜äººæ°‘法院关于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规定
2017年8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严格依法规制高利贷,有效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金融借款合同的借款人以贷款人同时主张的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和其他费用过高,显著背离实际损失为由,请求对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予以调减的,应予支持,以有效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规范和引导民间融资秩序,依法否定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预扣本金或者利息、变相高息等规避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的合同条款效力。
2018年8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依法严守法定利率红线。人民法院在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审理过程中,对于各种以“利息”“违约金”“服务费”“中介费”“保证金”“延期费”等突破或变相突破法定利率红线的,应当依法不予支持。对于“出借人主张系以现金方式支付大额贷款本金”“借款人抗辩所谓现金支付本金系出借人预先扣除的高额利息”的,要加强对出借人主张的现金支付款项来源、交付情况等证据的审查,依法认定借贷本金数额和高额利息扣收事实。
2019年8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稿)》,人民法院在审理借款合同纠纷案件过程中,要根据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原则,切实按照降低实际融资利率水平的要求,区别对待金融借贷与民间借贷,并适用不同规则与利率标准。依法否定高利转贷行为、职业放贷行为的效力,充分发挥司法的规范、引导作用,促进金融和实体经济实现良性循环。
 ä¸‰ã€æœ€é«˜äººæ°‘法院关于规制民间借贷的两则最新案例
不仅在司法解释与司法文件层面,最高人民法院还通过具体的案例进行主动介入金融监管,规制民间借贷。
(一)以借贷为常业的民间借贷合同无效。
案号:二审案号(2017)最高法民终647号,再审案号(2018)最高法民申5040号。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大连高金投资有限公司通过向社会不特定对象提供资金以赚取高额利息,出借行为具有反复性、经常性,借款目的也具有营业性,未经批准,擅自从事经常性的贷款业务,属于从事非法金融业务活动。
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十九条规定:“未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设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或者从事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业务活动”,该强制性规定直接关系国家金融管理秩序和社会资金安全,事关社会公共利益,属于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关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规定,以及合同法解释二第十四条关于“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的规定,应认定案涉《借款合同》无效。
大连高金投资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为项目投资(不含专项审批)、财务咨询、企业管理咨询,高金公司所从事的经常性放贷业务,已经超出其经营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以下简称为合同法解释一)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超出经营范围订立合同的,人民法院不因此认定合同无效,但违反国家限制经营、特许经营以及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经营规定的除外”。金融业务活动系国家特许经营业务,故依照上述规定也应认定案涉《借款合同》无效。
此案例是规制职业放贷人,最高人民法院首次认为职业放贷人违反强制性规定与与国家特许经营业务,职业放贷人与借款人签署的民间借款合同无效,旨在保护金融机构的放贷业务,维护金融秩序。
 ï¼ˆäºŒï¼‰å¾‹å¸ˆè´¹ã€è¿çº¦é‡‘和借款利息之和不能超过年利率24%。
案号:(2019)最高法民申1938号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条规定:“出借人与借款人既约定了逾期利率又约定了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出借人可以选择主张逾期利息约金或者其他费用,也可以一并主张,但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根据该规定,当事人主张的逾期利息、违约金及其他费用等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将不予支持。二审法院根据前述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对石河子市天信典当有限公司有关诉讼请求按照法律规定的上限年利率24%予以了支持,对石河子市天信典当有限公司超过年利率24%的有关违约金、律师费用等主张未予支持,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终613号民事判决对借贷合同约定律师费的争议作了明确判决。但在此案例中,最高人民法院对民间借贷中超过年利率24%的律师费不予支持,尽管当事人事先有约定为实现债权的律师费。此降低了借款人的违约成本,增加了出借人的成本与风险。
四、总结
在我国,民间借贷利率与金融借贷利率分别由最高人民法院和中国人民银行规范。目前,民间借贷利率仍存在上限限制,具体由《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
在利率市场化改革背景下,中国人民银行于2013年取消了金融借贷利率上限和下限。然而,最高人民法院在2017年颁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规定将民间借贷利率上限规则统一适用于金融借贷纠纷,从实质上对金融贷款利率再行设定了统一的上限。
最高人民法院逾越司法权边界,主动介入借贷监管,发布相关司法解释或司法文件,严打借贷相关犯罪,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在此背景下,民间借贷出借人的刑事风险与民事风险增加,加上经济下行借款人的还款能力与还款意愿下降,出借人在出借资金时应做好风控合规,提防“你看上了别人的利息,别人要的却是你的本金”。


版权所有:河北(石家庄)法律顾问网  åœ°å€ï¼šæ²³åŒ—省石家庄市中山西路486号,河北世纪联合律师事务所338室
电话:13383118651  ä¼ çœŸï¼š13383118651  ç”µå­é‚®ç®±ï¼š164139101@qq.com  å¤‡æ¡ˆå·ï¼šå†€ICP备180351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