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顾问 合同纠纷 律师清欠 建筑工程 劳动纠纷 刑事辩护
 刑事辩护
扫黑除恶专题
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
故意伤害
强迫交易罪
非法拘禁罪
寻衅滋事罪
故意毁坏财物罪
破坏生产经营罪
单位行贿罪
不正当利益
受贿罪
合同诈骗罪
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
盗窃罪
正当防卫
自首 立功
侵占罪
职务侵占罪
重大责任事故罪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破坏生产经营罪 当前位置: 首页 >> 刑事辩护 >> 破坏生产经营罪 【 返回 】 
破坏生产经营罪的侦查路径——从浙江首例反向刷单案谈起
作者:石家庄法律顾问网  发布时间:2018-8-28 14:22:18  点击次数:122
破坏生产经营罪的侦查路径——从浙江首例反向刷单案谈起

张诗韵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


一、背景

早前,浙江省义乌市检察院发布消息称,该院以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批准逮捕了以反向恶意刷单破坏淘宝卖家生产经营的犯罪嫌疑人钟某杰。据悉,该案属浙江省首例反向恶意刷单破坏生产经营案。这不禁让人联想起也曾轰动一时的雨花法院审理的淘宝恶意刷单“反向炒信”案,该案系全国首例反向恶意刷单破坏生产经营案,并被列为2016年度南京市十大典型案件之一。


雨花法院审理的淘宝恶意刷单“反向炒信”案入选2016年度南京市十大典型案件


随着互联网经济在中国蓬勃发展,各种网络空间犯罪大量涌现,而法律因可预测性和可接受性表现出滞后的特点,要求法官充分发挥智慧,寻求传统刑法的罪名体系套用于网络空间的解决之道。


当年在淘宝网上恶意刷单“炒信”的两被告人董某、谢某,终被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破坏生产经营罪惩处。本起发生于浙江省的案件,犯罪嫌疑人钟某杰亦是以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被批准逮捕,该案尚在侦查阶段,最终走向尚不可知,但两起淘宝刷单案有许多相似之处,我们或许可以借当年的审判有所思考。


二、基本案情

本次钟某杰反向刷单案的基本案情如下:钟某杰原系浙江省义乌市某天猫内衣店铺店长,离开该店铺后与该店成为同行竞争关系。为谋取市场竞争优势,钟某杰雇佣刷手用错误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在店铺拍下2000单,待该店铺全部安排完发货后,刷手恶意申请退款继并进行恶意差评。短时间内订单数量瞬间暴增,出现至少有2000单的恶意拍单,这将导致淘宝公司对这家店作出虚假交易处罚,这种恶意刷单行为会让店铺降权、扣分、罚款、删除链接,损失将十分巨大,不可估量。


检察机关经审查,认为钟某杰通过冒充店长找刷单公司恶意刷单2000笔并恶意申请退款的行为,属于一种反向的信用炒作行为,损害了该天猫内衣店铺的电子商业信誉,影响了店铺的正常生产经营,已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


三、对全国首例反向刷单案的思考与启发

现行《刑法》第276条规定:由于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根据本条规定,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须符合以下几个条件:第一,行为人应为一般主体,即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第二,行为人必须具有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的行为。这里对“其他方法”的解释,直接影响到本文所讨论案件的认定。第三,行为人主观上是故意犯罪,并且具有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


当时在南京审理的案件,两被告人董某、谢某是否犯破坏生产经营罪,二审中,辩护人主要提出三点辩护意见:一是董某与谢某仅认识到自己的行为系打击竞争对手的商业惯例,并不具有“泄愤报复”的主观目的,二是所施用的方法并不属于“以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三是行为与“生产经营活动无法进行”的后果间介入淘宝公司降权处罚的因素,并不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因此,两被告人并不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


经法院查明,该淘宝店主董某在与雇佣的刷手谢某的聊天记录中,多次出现“刷死他、搞死他”一类的语音,且淘宝公司认定北京某科技公司淘宝店从事虚假交易,进而对该店铺商品作出商品搜索降权的市场管控措施,系上诉人多次以同一账号恶意大量购买该店商品所致,淘宝公司因素的介入并不影响因果关系的认定,因此符合破坏生产经营罪的犯罪构成,应以破坏生产经营罪定罪处罚。


据此,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董某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谢某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免予刑事处罚。


“破坏生产经营罪”系“侵犯财产罪”的组成部分,来源于1979年刑法第125条,当时系“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秩序罪”的组成部分。两者相比较,除了罪名表述的改变,内容并无变化。法院在判决时,亦认为两被告人的行为损害了被害单位商业信誉,那么,为何仍坚持定破坏生产经营罪,而不考虑如以更具现代色彩的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定罪?


本案系新类型案件,其在认定时是存有较大争议的,根据媒体的相关报道,处理期间司法机关十分慎重,最终如此定性,理由之一是行为人的行为“严重危害了电子商务平台正常的交易秩序,也损害了广大消费者的正当利益,该行为应当被刑罚所规制”。


笔者认为,充分认识现行刑法将该罪归于“侵犯财产罪”之下对于该案的定性有重要作用。鉴于侵犯财产与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秩序相区别,两被告人是否构成该罪,除了主体资格和主观要件,关键在于把握行为人是否以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者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造成了被害人的财产损失。


正如法条中具体列举的毁坏机器设备和残害耕畜这两种方式,本罪的客观行为“破坏生产经营”的通常表现形式是物理方式的破坏,但破坏的方式不限于此,有学者曾对刑法法条中的“毁坏”进行了解释,其解释为:一切减损他人财物使用价值的行为都属于毁坏行为。参照该学者对“毁坏”的解释方式,“破坏”的方式随着时代的发展理应突破仅仅是物理方式的束缚,如本文讨论的反向刷单行为,若为减损他人生产经营带来的经济利益的损害行为,可以被解释为与毁坏机器设备以及残害耕畜相当的其他破坏生产经营的方法。



因此,侦查机关应重视搜集证据以证明被害人生产经营经济利益的减损系行为人的“反向刷单”行为造成。至于行为人是否符合存在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控方有聊天记录中的语音作证,“打击竞争对手”被定性为这里的“其他个人目的”,问题不大。与“其他个人目的”相并列的为“泄愤报复”,这显然属于典型的贬义词语,因此,只要无正当理由,即可认定为此处的“个人目的”,


这一点在经最高人民法院审核的《刑事审判参考》所刊登案例中得到较为明显的阐述。在因果关系上,法院的认定无疑,虽然被害人的损失系由淘宝公司的处罚直接导致,但该处罚系行为人所实施行为的直接后果,并非异常的介入因素。以上,若能充分论证被害人遭受到财产损失,该类案件被定为破坏生产经营罪或能获得更大的支撑。


那么,如何评价被害人是否遭受到财产损失,又如何用证据加以证明?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使我国司法面临挑战,但是新兴事物的萌生,挑战与机遇总是并存的,我们应看到其积极的一面并加以利用。这既然是一起利用互联网发生于互联网的案件,侦查机关或也可以利用互联网加以侦破。


由于行为人的恶意刷单行为,淘宝对该店铺进行降权处罚,使得该店铺在淘宝上搜索不到,大大降低了曝光度,这极大可能性会导致经济利益的损失。那么侦查机关在调查阶段可以针对曾在该店铺进行消费尤其是多次消费的客户进行调查,内容可以涉及对该店铺所遭遇事件的了解程度,对该店铺的信任程度是否减损,进而会否影响以后的消费选择。


此外,淘宝平台可以利用大数据等手段,对店铺因遭受处罚而产生的后续影响的持久性和严重性进行评估,进而帮助侦查机关和审判机关判断两被告人行为的危害程度。


此次发生于浙江省的钟某杰反向炒信案,检察机关恰是以钟某杰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批准逮捕的。那么,在侦查环节,侦查机关要搜集犯罪嫌疑人损害了该天猫内衣店铺的电子商业信誉,影响了店铺的正常生产经营,造成了经济损失方面的证据,或许可以在笔者提及的几个方面着手深入。


四、总结

在存在大体适合事实的法律规范,但对具体规范能否适用于某一事实因语词含义有怀疑时,先通过解释来确定法律规范的语词含义。法官是通过字义解释、体系解释和历史解释等方法释法而非续造法。


接下来在审理钟某杰案件时,对于其是否该定破坏生产经营罪,应在“破坏财产罪”的体系内,并把握法条中“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的”的“其他方法”与“毁坏机器设备、残骸耕畜”应具有相当性。


或许,由于具体案情差异,法官个体差异,该起案件又有不同的走向。如果将立法比喻为一门艺术 ,那么它显然也是一门遗憾的艺术。由于社会生活的多样性和变动性 ,立法很难准确地加以反映 ,尤其在转型国家就更加明显。


倘若法律修改 、解释与适用机制健全 ,这种立法上的遗憾可以在法律实施之后及时得到一定程度的弥补和校正 ;倘若缺乏有效的修改 、解释与适用机制 ,就会使立法环节的缺憾在现实生活中被进一步放大 ,对法律实施产生一系列负作用。对于浙江省首例反向刷单炒信案的解决,我们可以有所期待。

-----------------------------------------------------------------------
【上一篇】:【破坏生产经营罪】裁判要旨权威观点
【下一篇】:破坏生产经营罪与故意毁坏财物罪的比较分析

 
友情链接: 建筑纠纷律师  北方再生资源  石家庄家具回收  钻机泥浆泵  石家庄电动门 
版权所有: 石家庄法律顾问网,河北法律顾问网;  首席顾问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办公地址: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山西路486号,河北世纪联合律师事务所338室
办公电话: 13383118651
电子邮箱: 164139101@qq.com
网站声明: 本站刊载文章以共享、研究为目的;如有不妥,请与我们联系,谢谢您的支持!
网站备案: 冀ICP备07025674号;  技术支持: